新闻动态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

请收下这份走遍全球总结的教育秘籍

发布时间:2020-01-03   来源:baidu.com
 

伴随着时代的发展,传统教育的理念和模式是否需要更新?学校的教学内容和教学方式,是不是培养适应未来发展的人才最好的内容和方式?父辈的学校、这代人的学校,下一代人的学校,有什么需要跟随时代的发展不断变化,又有什么元素是不变的?

带着这些问题,《领航者》走访了世界各地的传统名校和创新学校的校长,访问了许多经验丰富和走在时代前沿的教育工作者,以及业界中探索教育发展的创业者,共同探讨教育的未来。面向未来的教育究竟意味着什么?

香港科技大学教授、大疆董事长李泽湘从教二十余年,深知传统高等教育灌输式的教学既打击老师教学的积极性,也压抑学生探索学习的好奇心。李泽湘对此进行了多年的摸索,直到他指导学生参格宾网加机器人比赛,他发现情况完全颠倒过来了,学生的兴趣完全被激发出来了,他反而要将学生从实验室赶回去睡觉。而有相当比例的参加机器人比赛的学生之后都创业了,他们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创办了大疆的汪滔。这个过程让让汪滔那一批学生学会了产品设计和制作,锻炼了他们的动手能力和实操能力。李泽湘意识到让学生动手去实践,边做边学中蕴藏的巨大潜力。

与此同时,李泽湘非常关注全世界在工科教育创新上走在前沿的一些学校,无论是美国的创新型工科教育代表欧林学院,还是老牌的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斯坦福设计学院、加州伯克利分校设计创新学院等,都关注如何帮助学生发现现实需求,并提供不拘于学科的解决方案。

其中李泽湘最推崇的就是欧林学院。在他看来,欧林学院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尝试,完全颠覆了以前传统的工科教学模式,将机器人设计这样的项目课程贯穿到整个课程体系里面去,百分之七八十的课程都是以项目制学习的方式来进行。老师的教课方式也从而发生了改变,从灌输考试的形式变成老师也组成一个团队,旁边来辅助引导学生去做这些项目。

李泽湘多方借鉴,主导进行了粤港机器人学院和香港科技大学一些项目新型办学模式的尝试。他希望探索出可规模化的、以问题为导向、多学科融合、基于项目学习和动手实践的全新模式。李泽湘说在新的教学尝试中一样有作业,但是作业是针对解决项目的过程中学生发现的问题、使用的方法、思维模式和产品展示,并且向大家解释这个项目做了什么,怎么做的,以及为什么这么做。

李泽湘说他们现在正在尝试用这一套模式来教授传统的数学、物理、工程等基础学科。他举例说,这个学期有一个项目是设计一艘船,这就涉及到了数学和力学知识,在这个设计的过程中,学生就学会了整合、应用这些知识。在应用之中学习,学生才能将知识真正内化,而不只是背公式和概念。

格宾网泽湘坚信,在新的时代,衡量一个工程师的标准不单是技术性的东西,而是能够解决一个社会问题,让一部分人的生活因为科技而改善。

绝大多数领航教育者都不约而同地把给学生留出自由发展的时间作为培养创造力和人格健全发展的秘籍。位于内地的华师附中提出,他们现在尽量压缩课堂教学时间,增加综合类、活动类课程的时间,也让学生在七分之一的课业时间里都有一定的自主选择权,给予他们充分的自我探索空间。

在华师附中,有133门选修课对高中生开放,其中有3D打印、金融学、智能机器人等等时代前沿的课程。校长姚训琪说,中学阶段的选修课科技含量不一定是最高的,主要目的是让学生能够接触到,启发学生对科学和人文的向往。

华师附中的学生也感慨,幸亏华附的重本率没有百分之百。校长解释说学生的意思是感谢学校还给他们留下了一个活动和成长的空间,否则,学生是不可能获得自由自主的。

其实孩子生来就是好奇的,但家长和学校要留心不要别把他们的好奇心给磨灭了。很多时候,学生在学校里只会死记硬背教科书上的知识,并没有真正弄懂这些知识有什么用、怎么用,可谓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在课堂内,我们应该更加强调动手、体验式、互动式的教学方式,这对孩子们学习兴趣和思维的启发非常重要。而很多时候学习也不只是在课室里发生,而是发生在课外,在一些社团活动、社会的义工活动中。虽然要给学生留下独立探索的空间去发展自己的想法,走一条跟别人不一样的路需要很大的勇气,但作为家长,应该首先思考对孩子教育的终极目标是什么;在帮孩子择校的过程中,还是应该选择与自己家庭教育理念相符合的,选择那些能面向未来的学校。

曾任哈佛大学本科学院院长的柯伟林也指出,最好的大学是那些能确保学生有机会探索那些他们本不了解、甚至可能本来并不关心但需要了解的领域,还可以让学生较容易转换专业选择的。

柯伟林表示,博雅教育意味着我们从先入为主的思想中解放出来,从我们认为会自动走上的道路上解放出来。最好的大学为想进入一个领域的学生提供了在大学期间完全改变主意的机会。

另一方面,文理融合、跨领域学习很重要。想成为诗人或小说家的需要去了解生命科学和工科的知识;而计算机科学家也需要懂得人文领域的知识,从而更好地反思、审视自己正在做的事,吸取过去的经验教训,也进一步思考在做的事情会对服务人群产生什么影响?

在现代生活中,我们每天都面临着不同的选择。柯伟林表示,在哈佛,他们格外强调道德选择和批判性思维作为本科教育的核心部分,希望迫使美国的学生以世界其它国家看待美国的眼光去审视美国,认识美国所面临的挑战。

顺应天性意味着探索,而探索就有可能带来失败,而是东亚文化对失败的包容性很低。如何把潜在的风险扼杀在摇篮,如何确保孩子走上最稳妥的道路几乎是家长们最关心的话题。

教育界的领航者们几乎达成共识,在孩子成长道路上,经历挫折与失败对于锻炼一个人的适应性和韧性无比重要,而且越早越好,从而让他们在学校时期像打预防针一样,逐步适应小的风险和挫折。练就坚强的性格和学会坚持。

斯坦福大学教授、也是全球最顶尖的心理学家之一卡罗尔德韦克(Carol Dweck)发现那些发展得很好的人往往会拥有不同的思维模式,他们更倾向于成长型的思维模式,相信通过努力、良好的策略、其他人的反馈和帮助,他们的能力可以提高。

而另一些人则更倾向于固定型思维。他们在心里对自己说:“我的能力是天生的,在童年后,我的能力就是固定的了,我无能为力作出改变。”

德韦克的研究表明,成长型思维模式是孩子从成年人那里得到怎样的表扬所决定的。如果家长专注于表扬孩子的能力,这会产生更多固定型思维,因为这使孩子感到聪明非常重要,认为那是为什么家长爱他或尊重他,所以孩子就会想在所有时候都要表现得很聪明。

与之相反的是重视学习过程。如果家长或老师表扬孩子的学习过程,注重学习的乐趣,表扬孩子愿意接受挑战,尝试不同的策略,努力和坚持不懈,这会使孩子获取更多的成长型思维模式。

他们养成的思维模式是,通过努力可以解决问题,通过努力可以发展自己的技能和才华。成功关乎个人成长,可以利用自己的才华为社会做贡献,而不是为了证明自己比别人更聪明,他们也更愿意去与人合作和帮助别人。

在家庭之外,德韦克认为学校老师对孩子的思维模式的影响也十分重要,她总结说能传达更多成长型思维的老师是那种将自己视为会犯错误的人。他们把自己设定为孩子能依赖的资源,学生的合作者,而不是说要测试和评价学生。他们对如何帮助学生学习充满热情,也非常关注那些跟自己相比取得进步的学生。学生们看到学识渊博的老师也会犯错,还可以帮助纠正老师的错误,是一种很好的学习机会。

在香港,创新型基础教育的代表弘立书院有一个创举,把奖励失败纳入评估标准里,评估不是结果导向,而是看重思维过程、与团队合作的过程、如何克服失败把项目坚持到底等,也有意识地在学习中设计一些让学生难免会经历失败的机会。

在校长查永茂(Malcolm Pritchard)看来,品格教育在21世纪经常是缺席的,所以他对弘立书院的期许之一是要让学生有强大的价值观和坚强的性格,让他们勇于克服挫折,做好战胜失败的准备。

学校每个星期都会给学生创造机会跟社会接触,比如去养老院做义工,去野外集体露营等等。他们试图让学生运用所学的知识去解决真实世界里他们看到的问题,希望让这一代享受着前所未有的物质条件和家庭无微不至爱护的学生可以早点吃一点苦,培养抗逆境的坚强精神,因为在真实的社会中是没有永久的保护伞的。而且,他说这种体验除了有利于塑造品格,也会让学生在课堂内表现更好。

凯雷投资集团的创始人、投资专家大卫鲁宾斯坦(David Rubenstein)指出,好像他那样来自蓝领背景或较低的中产阶级背景家庭的孩子会自我驱动,反而“穷养”比“富养”的孩子容易有出息。他指出一点,没有人曾经继承过十亿美金,然后获得诺贝尔奖。获得诺贝尔奖的人通常来自蓝领背景或较低的中产阶级背景家庭,因为这促使他们自我驱动。

另一个直言不讳表示富裕的环境对孩子的成长不一定是件好事的人是亨利·保尔森(Henry Paulson)。他曾是全球顶尖的投资银行高盛的全球主席和总裁,也曾做过美国的财政部部长,因为工作他接触了许多中美两国的富裕阶层。根据他的观察,出生在富裕家庭的孩子,多数很难获得真正的成功。

保尔森说自己和妻子尝试通过言传身教,来告诉孩子们人生唯一真实且持久的快乐,来源于努力工作完成自己设定的目标。快乐来源于辛勤工作,完成某件困难的事情,或者创造了什么改变。

保尔森说他不会因为有钱就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一切对孩子来说来得太容易了不是一件好事,反而会让孩子很难获得真正的幸福。

有时候我觉得挺讽刺的,我们奋力拼搏、创造财富是希望下一代接受更好的教育、生活得更好,但最终反而可能是财富阻碍了他们的成长,让他们失去了往前走的动力,这也许就是“优越的代价”、“富裕的挑战”吧。作为家长,我们不需要刻意去创造很多失败的“机会“给孩子,我们正常生活,已经会碰到许多挑战。家长所要做的,只是适当放手,让孩子自己有机会去处理生活杂事,去适当做点家务,去负责自己的事情,当遇到问题时给予他们空间去自己解决问题,有机会去选择自己的道路,有机会去做决定并承担后果,这样也会使他们更加积极主动地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人生。

在巨变的时代,我们不只需要科学知识引领我们,因为只知道科学,并不能指导我们如何做人或成为一个好人。身处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我们的生活被各种诱惑所包围,没有好的道德准则去指引我们,很容易迷失方向。如何才能保持内心的坚定,掌握选择善与恶的能力,不受外界变化和世俗价值取向侵蚀的影响,逐步找到自己的定位,很重要的是从小培养牢固的价值根基和坚实的道德伦理框架。

斯坦福大学校长特榭-勒温(Marc Tessier-Lavigne)深知在这个技术飞快变革的时代中,像斯坦福这样顶尖大学肩负的责任,不仅仅是推动变革,还要帮助人们更好地理解变革,为回应变革做好准备。

特榭-勒温特别倡导以人为本的人工智能,大学有责任引导科技成为向善的力量,对学生的教育也是如此,不论他们学的是哪方面的科技知识,要培养他们能够思考他们所从事的工作在社会和道德层面上的影响。

而在具体的教育中,特榭-勒温表示要让学生能为职业生涯做好准备,同时灌输给他们为世界提供服务的价值。他希望学生都能成为有社会参与感的公民,充分考虑他们所从事工作的社会价值,并且希望他们的一切进步都是以为了改善社会而努力之心去开展所有工作。

除了学校以外,家庭的成长环境和整体价值取向对孩子有着巨大的影响。但是说一千道一万,家庭教育的核心还是八个字——潜移默化,言传身教。

孩子会在他们准备好的时候学习吸收,而不是在家长准备好教他们的时候学习吸收(Learningis caught not taught)。当家长不知道孩子什么时候准备学习吸收时,不必想当然地强迫孩子在特定的时间学习特定的东西,最重要的是当孩子准备好学习吸收的时候在身边教导,通过自己的言传身教把崇尚的价值观、理念在日常生活中表现出来,让孩子在春风化雨、潜移默化中接受熏陶教育。所以父母希望子女成为什么样的人,首先要把自己修炼成那样的人!

质量是需要全员参与监督才能生产出顾客满意的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