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动态 >

历史上的夏朝是不是真的存在过?怎样去验证?

发布时间:2020-01-09   来源:baidu.com
 

其实这个问题如果单作为一个考古学课题出发,这个提法,承认或者不承认,其实都没什么大问题,说白了就是现有证据无法证实,一派认为以需要实物证据,即明明白白的文字记录,去与历史文献中的‘夏’能对应才能把某一个古文明遗存称作夏,另一派则认为文字本身不是考古学方法中证明文明的必要条件,即如果历史文献提到了夏。

加上这个历史文献在其他时段的可靠性还不错。并且我找到了一个能在时间和条件上拟合史书上‘夏’的各种条件的文明,那这就可以叫它夏。两个说法都并非无懈可击,比如对于许宏老师这一派,诚然文字记叙很重要,但文字材料的遗留充满了偶然,不能排除就是完全没留下来的可能性。

另一方面,文字的不可靠性也有很多例子。其实搞格宾网过学术的都明白,对于这种比较复杂而材料又非常不足的问题,基本上所有的结论都不能说100%肯定,哪天都有可能因为一格宾网个新发现推翻一种理论,还不说确实很多证据就是湮灭在了历史长河里,我们看到的本来就是幸存的片段。所以就这个考古疑问本身来说,并不存在什么站队的问题,大家总能更倾向于某一种解释,这也无可厚非。但是进入公共讨论的时候,这个问题的思考角度是值得探讨的。社会为什么关注夏,因为夏朝是古人记录中的起点,华夏华夏没了夏这华到底算谁。所以这个问题在跳离考古的专业语境,进入公共讨论的时候就产生了巨大社会问题,如果说夏都不能证实。

那么吹了那么多年的5000年文明古国脸怎么放,自豪感怎么来?其实我本身并不会觉得孙老师的说法有什么,本来大家都在探讨一种学术范式,即中国考古是否可以/应该因为自身文献留存量大的特点有意引入更多文献辅助考古学学科的研究。但是因为这个社会背景,这就成了我们的文献材料是不是要被国际社会质疑。我们的历史是不是该不该考虑非中国的学术框架的质疑。然后让我们来重新审视一下‘夏商周’断代工程和一系列的说法,社会意义上是不是特别像修家谱——虽然我也不知道这几千年战乱怎么确认的户口,但是我姓某,我根据族谱某某代就一定能追溯到春秋战国,我的族谱一定不会骗人,我一定是某某后人。

这种逻辑其实跟有罪推定是一样的,书上写了那么我必须反驳掉所有书上夏存在的条件不然夏就存在,这个逻辑是有危险的。我自然不是在说参与这些工程的学者学术水平有问题,而是这个题目出发点,尤其考虑到社会影响,还这么提是不对的。换句话说我们应该充分认识到这个出发点的危险。历史文献因为对皇权稳固性有很大的意义,所以本朝对前朝夹带私货和信息来源不准确性很常见,加上上古文字留存本身就充满偶然,在这种情况下还以文字记叙作为一个重要证据去推论这种有重大社会影响的结论,在我的观点看并不牢固。考古学之所以为考古学,而不叫历史文献实证学,就是有文字证明最好。

没文字证明我也能以某种学术范式去推论出一个文明的轮廓,因为书可以写错抄错甚至故意错石笼网写,但是人生活的痕迹很难大规模造假。基于这个思路我自己认为一个严谨的考古结论应该是我没有足够证据就不应该去靠一个听起来不错的历史记叙,而是应该清楚明白地说明,我们这个结果非常接近某种文献。但是因为缺乏直接证据并不能保证就是文献中提到的东西。历史因为本身学科和社会认同关联大,他们愿意参与社会话语权争夺就算了,考古从学科设置上就没有这个功能性和需求,还是先把有什么理清楚最重要吧。至于跳脚某国也这么干过这种,你都知道笑别人了还要自己也跟着,作为吃瓜群众起起哄就算了,学者也有脸这么想么。

自从见过报告会上的夏朝都城遗址复原图之后,我就坚定的认为夏朝只是一个大一点的处于新石器时代晚期的氏族部落。说实话,真的,我看早期商朝的遗址也挺像新石器时代的氏族部落遗址。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这些人的干打垒技术娴熟无比。一看就是优秀的久经考验的新石器时代的部落战士,在艰苦卓绝的环境下造出了这么多夯土堆。说真的,我觉得再考一百年也考不出夏朝这么个东西,除非、你指着新石器时代的原始村落遗址和夯土堆说那是夏朝,仔细想一下,还是有动机这么做的,毕竟有韩国和日本在前面做榜样。

质量是需要全员参与监督才能生产出顾客满意的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