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动态 >

“犯罪地”演变的三个历史阶段

发布时间:2020-06-06   来源:baidu.com
 

刑事案件的地域管辖遵循犯罪地管辖为主,被告人居住地管辖为辅的原则。根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172条、《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157条和《刑诉解释》第180条的规定,办案机关在决定是否受理案件时,首先需要着重审查的第一项就是自己对案件是否具有管辖权。但是,实践中,办案机关和办案人员要么错误的理解犯罪地的相关规定,要么不严格执行犯罪地的相关规定,甚至错误的使用指定管辖权力。为此,笔者系统整理了我国刑事司法文件中关于“犯罪地”的相关规定,并将其演变过程分为三个阶段,期望大家能够对我国犯罪地的现行规定有全面的认识和了解。

虽然《刑事诉讼法》历经1996年、2012年和2018年三次修正,但是,关于犯罪地的规定却始终没有变化。现行《刑事诉讼法》第25条明确规定,刑事案件由犯罪地的人民法院管辖。如果由被告人居住地的人民法院审判更为适宜的,可以由被告人居住地的人民法院管辖。由此可以看出,刑事案件的地域管辖原则是犯罪地为主,居住地为辅。

居住地在辩护实务中一般不会产生太多争议,所以,刑事案件的地域管辖问题,其核心是如何确定犯罪地的问题。纵观我国关于犯罪地的相关司法文件可以发现,犯罪地的范围经历了从一开始的犯罪行为发生地为主犯罪结果发生地为辅,到犯罪行为发生地和犯罪结果发生地并重(笔者简称“两地”并重原则),再到目前的继续坚持“两地”并重原则前提下的特殊案件特殊对待三个发展阶段。

1998年《刑事诉讼法解释》第2条规定,犯罪地是指犯罪行为发生地。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的财产犯罪,犯罪地包括犯罪行为发生地和犯罪分子实际取得财产的犯罪结果发生地。由这一规定可以看出,在2012年之前,我国司法文件中所指的犯罪地一般是指犯罪行为发生地,而在“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的财产犯罪”中,如诈骗罪、盗窃罪等,犯罪地还包括犯罪分子实际取得财产的犯罪结果发生地。这里需要特别说明的是:这一阶段,犯罪结果发生地仅指犯罪分子实际取得财产的犯罪结果发生地这一个犯罪结果发生地,不包括其他的犯罪结果发生地。

随着社会的发展,犯罪行为日趋复杂,与犯罪行为相关的地方也变得多了起来。这给犯罪地的确定带来了巨大的挑战。比如,为了应对走私刑事案件复杂多元的犯罪地问题,2002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海关总署联合发布《关于办理走私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向题的意见》【法〔2002〕139号】,意见对走私犯罪案件的犯罪地做出了具体规定,即犯罪行为发生地是指货物、物品的进口(境)地、出口(境)地、报关地、核销地;如果发生刑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百五十五条规定的走私犯罪行为的,犯罪行为发生地还包括货物、物品的销售地、运输地、收购地和贩卖地。这一规定严格遵循1998年《刑事诉讼法解释》第2条规定的犯罪行为发生地确定走私刑事案件的犯罪地。这也体现出,在这一阶段,犯罪行为发生地几乎是唯一的确定犯罪地的标准。

再比如,为了便于打击毒品犯罪案件,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办理毒品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公通字〔2007〕84号】和最高人民法院《全国部分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法〔2008〕324号,即武汉会议纪要】这两个司法文件又对毒品犯罪案件的犯罪地进行了详细规定,即将(1)犯罪预谋地;(2)毒资筹集地;(3)交易进行地;(4)毒品生产地;(5)毒资、毒赃和毒品的藏匿地、转移地;(6)走私或者贩运毒品的目的地作为犯罪地。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前一司法文件还将“犯罪嫌疑人被抓获地”作为犯罪地,笔者认为这一规定曲解了“犯罪地”的概念,是完全错误的。在后一司法文件即《武汉会议纪要》中,最高法将其替换为“运输途经地”,这也验证了笔者前述的判断。

对于实践中已经产生的网络犯罪案件,最高司法机关也曾经做出过规定,比如2010年的《网络赌博犯罪案件意见》【公通字〔2010〕40号】第4条就规定,网络赌博犯罪案件的犯罪地包括:(1)赌博网站服务器所在地;(2)网络接入地;(3)赌博网站建立者、管理者所在地;(4)赌博网站代理人、参赌人实施网络赌博行为地。但是,这一规定,依然遵循犯罪行为地这一标准确定刑事案件的犯罪地,但是,这也为后来的其他网络犯罪案件犯罪地确定问题提供了可供参照的样本。

2011年,为了应对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复杂的犯罪地问题,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联合印发《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法发〔2011〕3号】。该意见第1条规定,知识产权刑事案件的犯罪行为发生地是指,(1)侵权产品制造地、储存地、运输地、销售地;(2)传播侵权作品、销售侵权产品的网站服务器所在地;(3)网络接入地;(4)网站建立者或者管理者所在地;(5)侵权作品上传者所在地。犯罪结果发生地是指,(6)权利人受到实际侵害的犯罪结果发生地。在2012年《刑诉解释》出台之前,这一司法文件将犯罪地扩大权利人受到实际侵害的犯罪结果发生地。也就是说,对于知识产权刑事案件中的犯罪地问题,最高司法机关有限承认了犯罪结果发生地作为犯罪地确定的另一个标准。

在这一阶段,由于信息网络技术飞速发展以及立法和司法解释的滞后,针对或利用信息网络的刑事案件的犯罪地争议问题加剧,现有的关于犯罪地的司法文件不能满足实践要求。所以,公安部、最高检和最高法在后续的相关司法解释和规范性文件中对“犯罪地”进行了一系列规定。

首先,2012年修正的《刑事诉讼法解释》第2条将犯罪地第一次明确解释为犯罪行为发生地和犯罪结果发生地。同时,对针对或者利用计算机网络实施的犯罪的犯罪地进行了特殊规定,这类犯罪的犯罪地包括:1、犯罪行为发生地:(1)网站服务器所在地;(2)网络接入地;(3)网站建立者、管理者所在地;2、犯罪结果发生地:(4)被侵害的计算机信息系统及其管理者所在地;(5)被害人使用的计算机信息系统所在地;(6)被害人财产遭受损失地;《刑事诉讼法解释》的这一规定,非常具有前瞻性和全面性。但是,仍然存在两个问题:第一,司法解释关于犯罪行为发生地和犯罪结果发生地的罗列并不全面,尤其是对于犯罪结果发生地没有明确;第二,哪些案件属于信息网络犯罪案件也没有做出具体规定。所以,实践中,办案机关和办案人员普遍认为,但凡是与网络沾边的案件都可以管辖。

关于第一个问题,同一年生效的公安部《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15条进行了对犯罪地进行了详细罗列:1、犯罪行为发生地包括,(1)犯罪行为的实施地以及预备地、开始地、途经地、结束地等与犯罪行为有关的地点;(2)犯罪行为有连续、持续或者继续状态的,犯罪行为连续、持续或者继续实施的地方都属于犯罪行为发生地。2、犯罪结果发生地包括,(3)犯罪对象被侵害地;(4)犯罪所得的实际取得地、藏匿地、转移地、使用地、销售地。虽然,该司法文件将“犯罪对象被侵害地”与“犯罪所得的实际取得地、藏匿地、转移地、使用地、销售地”分别罗列,从犯罪对象和犯罪所得两个角度对犯罪地进行解释,但是,这一解释属于扩大解释和无权解释,而且实践中也非常容易成为公安机关违法插手经济纠纷进行地方保护的“依据”。

关于第二个问题,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2014年颁布《关于办理网络犯罪案件适用刑事诉讼程序若干问题的意见》【公通字〔2014〕10号】专门就网络犯罪案件的一系列程序性问题做出规定。其中第1条就规定,网络犯罪案件包括:(1)危害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犯罪案件;(2)通过危害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实施的盗窃、诈骗、敲诈勒索等犯罪案件;(3)在网络上发布信息或者设立主要用于实施犯罪活动的网站、通讯群组,针对或者组织、教唆、帮助不特定多数人实施的犯罪案件;(4)主要犯罪行为在网络上实施的其他案件。从这些具体的网络犯罪案件类型可以看出,司法文件已经把一般的涉网犯罪排除在外。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该意见的理解适用,并不是任何与网络沾边的传统刑事案件都可以适用该意见确定案件的犯罪地,并强调不宜不加区别适用于所有与网络有关的犯罪【详见注释1】。该意见第2条将犯罪地规定为:1、犯罪行为发生地包括,(1)用于实施犯罪行为的网站服务器所在地;(2)网络接入地;(3)网站建立者、管理者所在地。2、犯罪结果发生地:(4)被侵害的计算机信息系统或其管理者所在地;(5)被害人使用的计算机信息系统所在地;(6)被害人被侵害时所在地;(7)被害人财产遭受损失地。意见将“犯罪对象被侵害地”更换为“被害人被侵害时所在地”相应的缩小了犯罪结果发生地的范围。笔者认为理解这一规定,首先需要明确两点:第一,必须是被害人“被侵害时”所在地,也就是说,如果被害人只是事后找其他地方的公检法机关提出报案或控告,不能认为其报案地的公安机关就当然具有管辖权。比如,合同诈骗罪的被骗人跑到自己所在地的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就不应当受理立案,即使立案了,也应当及时移送有管辖权的公安机关。第二,被害人这一角色在刑事诉讼法中有明确的规定,只有符合法定条件的人,才能作为案件的被害人,代为提出控告的人不是被害人,不能以此为由确定案件的犯罪地。

2016年底,为了应对电信网络诈骗等案件中日益突出的管辖问题,两高一部在2016年底颁布了《关于办理电信网络诈骗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法发〔2016〕32号】,对该类案件的犯罪地问题进行了详细的规定。电信网络犯罪案件的犯罪地包括:1、犯罪行为发生地:(1)用于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网站服务器所在地;(2)网站建立者、管理者所在地;(3)诈骗电话、短信息、电子邮件等的拨打地、发送地、到达地、接受地。(4)诈骗行为持续发生的实施地、预备地、开始地、途经地、结束地。2、犯罪结果发生地:(5)被侵害的计算机信息系统或其管理者所在地;(6)被害人使用的计算机信息系统所在地;(7)被害人被骗时所在地;(8)诈骗所得财物的实际取得地、藏匿地、转移地、使用地、销售地等。这里的“被害人被骗时所在地”很容易理解成只要被害人的财产损失了,就可以找被害人所在地的公检法机关报案或控告。这其实是一种误读。司法实践中,经济案件的管辖,很多是以被害人汇款地作为管辖依据,这相当于被害人居住地管辖,与刑事诉讼法及其司法解释规定的犯罪地管辖相冲突。刑事诉讼法及其司法解释之所以规定以犯罪地管辖为原则,是便于查清事实。而汇款地,是被害人行为地,并非被告人行为地。如果被害人居住地也可以管辖,势必造成管辖冲突。也有人解释,现在很多是网络汇款,被害人在当地网上汇款,被告人即已实际取得,故汇款地可视为财产取得地,但这个只是个别人对法律规定的曲解。

2018年1月1日实施的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办理经济犯罪案件的若干规定》【公通字〔2017〕25号】第八条与2013年1月1日实施的公安部《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15条关于犯罪地的规定完全相同,只不过,这一次最高检也作为联合发布单位,这说明,关于犯罪地问题,公安部和最高检达成了一致意见。但是,这一规定的发布单位并没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诉讼进入审判阶段之后,辩护律师提出管辖异议的,笔者认为人民法院还是应当坚持刑事诉讼法和刑事诉讼法解释中关于犯罪地的规定严格进行审查。

2018年1月1日实施的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办理经济犯罪案件的若干规定》【公通字〔2017〕25号】第八条与2013年1月1日实施的公安部《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15条关于犯罪地的规定完全相同,只不过,这一次最高检也作为联合发布单位,这说明,关于犯罪地问题,公安部和最高检达成了一致意见。但是,这一规定的发布单位并没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诉讼进入审判阶段之后,辩护律师提出管辖异议的,笔者认为人民法院还是应当坚持刑事诉讼法和刑事诉讼法解释中关于犯罪地的规定严格进行审查。

2019年最高人民法院《刑事诉讼法解释》(修改草案征求意见稿)关于犯罪地的规定虽然略有改动,但是犯罪地确定的基本标准没有改变。第2条第2款规定,针对或者利用计算机网络实施的犯罪,犯罪地包括用于实施犯罪行为的网站服务器所在地,网络接入地,网站建立者、管理者所在地,被侵害的计算机信息系统或者其管理者所在地,被告人、被害人使用的计算机信息系统所在地,被害人被侵害时所在地,以及被害人财产遭受损失地。涉及多个环节的网络犯罪案件,犯罪嫌疑人为网络犯罪提供帮助的,其犯罪地或者居住地公安机关可以立案侦查。这一规定也再次证明了笔者提出的,传统刑事案件的犯罪地确定标准不能随意适用网络犯罪案件犯罪地确定规则。

关于地域管辖问题,有理论和司法实务人员认为,这属于公安司法机关依职权处理的问题,被告人和辩护人提出异议没有任何意义,甚至有些律师同行也会认为,提出管辖异议无异于跟办案机关对着干。其实,在我看来,这些说法不足为道。殊不知,如果一个办案机关对于一件刑事案件都没有权力管辖,何来的司法程序公正呢,其由此取得的证据与“非法证据”又有什么区别呢?

质量是需要全员参与监督才能生产出顾客满意的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