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动态 >

这三家公司2019年就已提交科创板注册 至今未获放

发布时间:2020-06-30   来源:baidu.com
 

【】买基金就是选基金经理,什么样的基金经理值得托付?哪些基金经理值得你托付?怎么才能选到好的基金经理呢?2020金麒麟最佳基金经理评选,快给你心仪的基金经理投票吧!【】

2019年3月23日,上交所公布首批上市申请获受理的科创板企业,科前生物是其中之一。

首批获受理的企业共9家:5家已上市,、、、、;2家主动撤回、终止审查,和舰芯片、安翰科技;1家主动撤回、终止注册,利元亨;1家已提交注册、暂未获放行,科前生物。

科前生物是一家专注于兽用生物制品研发、生产、销售及动物防疫技术服务的生物医药企业,主要产品是猪用疫苗和禽用疫苗,94%的收入来源于猪用疫苗的销售。

科前生物采用“大客户直销+买断式经销商”相结合的销售模式:与规模较大的生猪养殖企业或养殖户通过直销模式合作;与兽药经营企业通过经销模式合作,对经销商实行买断式销售。

报告期内,一直把持着科前生物第一大经销商位置的,是2014年8月成立的一家个体工商户,郑州市惠济区鑫苑兽药经营部。

2018年,这家个体工商户为科前生物贡献了4,258.56万元的营业收入,仿佛承受了这个年纪本不该承受的压力......俗话说‘人不可貌相’,科前生物在问询回复中强调:该经销商实力强,客户资源较多。

注:在申报稿中,科前生物未分开列示直销和经销两种模式下的主要客户,在上交所问询后分别列示。以个体工商户或者个人形式存在的经销商,在会计、税务等方面的规范程度普遍较低,因而是IPO过程中属于重点关注和核查的对象之一。

虽有媒体针对科前生物的科创定位、财务真实性、经营独立性(与华中农大的深厚关系)、上市前大笔分红等问题提出质疑,经历了四轮问询的科前生物,还是顺利过会了。2019年10月28日,科前生物提交了注册申请。

数月之后,赶了个大早、最后还是掉了队的科前生物,没有等来同意注册通知书,却迎来了新冠疫情的冲击……科前生物的所在地,武汉,正是全国疫情最严重的地区。

量子,听上去就是一个颇具科技含量和神秘感的词汇,比如量子波动速读......在科创板IPO的队列中,恰好也有一家以“量子”为名的发行人,国盾量子。

国盾量子对自己的定位是“量子通信产业化的开拓者、实践者和引领者”:为各类光纤量子保密通信网络以及星地一体广域量子保密通信地面站的建设系统地提供软硬件产品,为政务、金融、电力、国防等行业和领域提供组网及量子安全应用解决方案。

简单来说,量子通信基于量子信息传输的高效和绝对安全性,可以有效解决信息安全问题,实现真正的“保密通信”,防窃听、防破解。

前沿技术,往往会在被围观群众神化的过程中,变成一门玄学。在量子波动速读骗局被媒体大量曝光之后,量子通信的处境也变得尴尬起来……

说起量子通信,不得不提到“京沪干线”。据媒体报道,2017年9月,世界首条量子保密通信干线——“京沪干线”正式开通;结合“京沪干线”与“墨子号”的天地链路,我国科学家成功实现了洲际量子保密通信。

国盾量子曾经的第一大股东、现在的第二大股东、实际控制人的博士生导师、中科大院士、中国量子之父,潘建伟,作为“京沪干线”项目首席科学家,一时风头无两。也有多名科学家,对潘建伟的量子通讯技术提出质疑——“是科学创新,还是欺天巨骗?”

说回“京沪干线”,这条连接北京、上海,贯穿济南、合肥,全长2000余公里的量子通信骨干网络,如今怎么样了呢?

除了、,在互动平台回答投资者提问时谈及“公司承建了京沪干线等量子通信骨干网”、“公司是全国首条量子通信光纤链路(京沪干线)等国家级重大项目的安全产品提供商”之外,京沪干线似乎早已淡出媒体视野……

2019年3月,有消息称“上海交通大学研究团队成功破解量子通信”,看起来目前的量子通信技术,也没有理论上的那么安全可靠......

国盾量子在招股书中写到“目前,国家广域量子保密通信骨干网正在建设,各地城域网也在规划建设之中”,但也有人指出“原计划中的多条跨省量子通信干线建设已经全部停工,量子通信工程建设自2016年开始就增长乏力、2019年已出现断崖式暴跌”。

国盾量子在招股书中表示:产品应用处于推广期,存在市场推广困难。业务主要来源于国家及地方政府推动的骨干网、城域网等量子保密通信网络建设项目,且业务订单对中科大及国科量网存在依赖;报告期内已建成项目的商业化运作处于推广初期,尚未形成规模效益。

产学研一体化的特点,在科创板发行人的身上体现得更为突出,科前生物与华中农大深度绑定、国盾量子与中科大深度绑定,而这种强关联,既是发展的资源和动力,也是成长的风险和压力。

从2019年中报数据来看,国盾量子的业绩下滑明显。国盾量子在注册稿中也提到“公司2019年度经营业绩可能下滑甚至亏损”。不知后续我国的量子通信工程建设进度又会是如何?

比起国盾量子,德林海的业务显然要接地气得多。德林海,是一名“蓝藻杀手”,专注于以“湖库蓝藻水华灾害应急处置、预防和控制”为重点的蓝藻治理业务。

德林海关于自身技术的描述也相当平易近人:已形成“打捞上岸、藻水分离”及“加压灭活、原位控藻”两大蓝藻综合治理技术路线。

蓝藻水华,听上去很梦幻,实则是人类的“噩梦”。蓝藻,常于夏季大量繁殖,在水面形成一层蓝绿色有恶臭味的浮沫,称为“水华”,进而引起水质恶化。2007年,太湖蓝藻大爆发,曾造成无锡全城自来水污染。

2007年太湖遭遇蓝藻污染,德林海临危受命,采用“打捞上岸、藻水分离”的技术路线进行应急处理。为适应湖库蓝藻治理目标由“应急处置”向“应急处置与预防控制相结合”的转变,德林海于2016年提出“加压灭活、原位控藻”技术路线,并开发推广相应的新型技术装备。

德林海承担了巢湖、太湖、滇池、洱海四大湖泊的蓝藻治理主要工作,下游客户多为政府部门与国有企事业单位,2016-2018年度的前五大客户营收贡献一直保持在九成左右。

德林海于2019年末提交注册,今年4月更新财务数据。2019年度,德林海营收同比增长43%,净利润同比增长25%。虽然业绩仍保持两位数的高速增长,但增速较之前年度骤降。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质量是需要全员参与监督才能生产出顾客满意的产品